中秋了,回家了。可是感冒了,咳嗽厉害,好难受啊。明天下午还要回学校,作业一大堆,真是厉害。

“离开”这两个字也许泛着苦涩的悲伤,也许是淡然的洒脱。

这张图是今年夏天,也是第一次去和林二小支教时候,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送的。
收拾东西的时候它已经很旧了,挺舍不得扔,记忆中幼儿园过的东西

开学有点紧张

又要出板报,而且是去本班男生的宿舍楼,要疯

宿舍还挺热闹的,见到她们挺开心

希望明天幸运

今天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天的雨,没出门,就是呆在家里看恋与制作人的游戏解说。

晚上还玩了好长时间第五人格。才发现为什么之前线索(游戏币)挣得那么慢,我真的太蠢了,好多签到和奖励都不领,就是单靠每一场的胜负摇色子,每天都是一笔不小的数额呀!太可惜了,心疼心疼心疼。

虽然一百个不想承认可是我玩游戏是真的真的手残,自己都气自己那种。

可能是看我太惨了,有一把玩监管者的时候一个求生者站在原地不动让我打,哈哈真是。。。谢谢你(苦笑)

宿舍大部分人都去啦,明天我也必须出发了,唉不想开学真的。

因为会担心很多事情,英语四级,党课考试,同学关系各种各种。。。


放一张看海的图片吧,好想去看海

年下 重生梗

第五章

曾有人这样说过:人生就像斯诺克,杆与球、球与球的每一次碰撞,就像生命擦出的火花,有的人在碰撞中成为知己或伴侣、有的人在碰撞中成为仇敌或怨偶,而大多数的人在碰撞后一拍两散,如那些散落台面各处的彩球,也许从此再没有相碰触的机会。

多亏了这场球。很多年以后马天宇再拿起球杆时总会想,如果当时没有这样一场比赛,如果自己从未出现在这家球厅,那么韩东君的一切是不是也就与自己无关了。

一声杆球碰撞的轻响之后,彩球散落台面,触碰台边,接着十号球入袋。这意味着有继续击球并选择组球的主动权,还算不错的开局让马天宇稍微松一口气。

马天宇对任何游戏类的东西都没有太大兴趣,因此也...

年下 重生梗

第四章

那天之后韩东君如约出现在操场上参加军训,一连三天都没有迟到。让马天宇觉得好笑的是部长看自己的表情,仿佛要把“你太牛了”几个字挂在脸上。

军训最后一天除了分列式之外,学校安排了每个学院的体操表演。韩东君只参加了最后几天的军训当然不会做全套广播体操,何况大学生还做操怎么想怎么觉得傻,韩东君正准备找个机会溜一下……

“韩东君?”马天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韩东君认命的转过身,暗骂一句阴魂不散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学长有事?”

“有个任务交给你。”马天宇走近,一脸坦然。

“?”

“一会儿轮到咱们院表演,你举着院旗站在队伍后面。”

“你的意思...

年下 重生梗

第三章

天空湛蓝,绿树成荫。清晨,洒满阳光的操场上随处看去都是身着迷彩的学生,或站或坐打闹嬉戏。操场的东南角却方方正正的排列着几个方阵,两三百个人都肃静无声。

马天宇拿着厚厚的点名册一个一个的点名。

“韩东君~”

“……”

“韩东君”

“到”

马天宇抬起头:“谁是韩东君?举手。”

右手边一个方阵缓缓有人举起手。

“你叫什么?”马天宇问。

“韩东君”那人回答。

“学号背一下。”马天宇说。

“呃。。。还没背会”那人脸色白了白。

“学生卡呢?”

“…没带”那人低下头。

马天宇嘴角扬了扬:“你最好说实话,不然你和这个韩东君都要受处分。”

那男孩...

年下 重生梗

第二章 

韩东君听不懂马天宇说什么,只觉得马天宇今天特别奇怪。他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,难道马天宇已经知道自己喜欢他,也不介意男人和男人?可是看他刚刚听到别人那样调侃又不像不介意,但他抱了自己又算什么? 
思来想去韩东君压下心里的期待,试探着问:“你……不介意?” 
马天宇不知道他心里这些弯弯绕,只是单纯的为重生之后见到好朋友而高兴。听韩东君这么问,以为他是为之前跟自己吵架的事不安,于是宽慰道:“兄弟之间吵吵闹闹有什么好介意的,我这不都来找你了,难不成你还介意?”
只这一句话韩东君就知道自己想多了,也是,马天宇在这方面的迟钝程度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...

年下 重生梗

第一章重生

铃铃铃 铃铃铃
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冲入耳膜,刺入神经。马天宇的思维逐渐清醒过来,倏地睁开眼。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,再环顾四周竟然是自己公寓的卧室。
怎么回事?自己不是出了车祸吗?就算是幸运没死自己也应该是在医院啊。
马天宇猛地坐起来,身体竟然也没有任何疼痛。
不对,不可能!
难道发生的一切其实是在做梦?还是说现在是梦?
马天宇看着自己的双手,握成拳又松开。真实的触感和真实的身体支配告诉自己,哪有这么真的梦?
又一阵铃声响起来,马天宇被吓了一跳,发现是床头柜上的手机在响。
拿起手机,又很奇怪了。
这手机不是现在自己用的,也不是市面上流行的款式,但是又说不出的眼熟。手...

韩东君×马天宇
年下重生梗 OOC脑洞大
       前世韩东君是典型的纨绔子弟,目中无人,迟到,旷课,夜不归宿,只要违反纪律的事一件不落。在与学生会的直系学长马天宇的斗智斗勇中,变得积极向上,对马天宇的感情也发生了变化。在弄清自己喜欢上了马天宇后,本想试着告白,却发现对方恶心同性恋。为了不让马天宇讨厌,他只能克制自己的感情,两人渐渐疏远。韩东君又变成了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,留恋于夜店会所。这时韩父的公司突然面临危机,韩父也中风瘫痪。公司法人代表转到独子韩东君身上。韩东君接手了公司的一堆焦头烂额的事物,却没有多大起色...

       白日里,司马懿将杨平的身份告诉了爹和大哥。皇室血统带来的震撼不可小觑,向来温和稳重的大哥情急之下竟与司马懿拌了几句嘴。但亲人总归是亲人,忧心弟弟伤势的大哥夜里又敲响了司马懿的房门。
      “大哥。”司马懿看见来的人,微笑着。
      “腿伤怎么样了,药吃了吗?”
      “好多了,谢谢大哥。”
      ...

© 一蓑烟雨 / Powered by LOFTER